毛烏素沙漠南緣跑出的“加速度”
  作者:郭俊江  時間:2018-09-04  點擊量:   
【字體:

時間的沙漏于無形中存在,按部就班的工作就是一種退步,你必須得首先跑起來,才有可能不被架梁機攆著跑。

——題記

“三個月~106個墩臺~沒誤事兒”。

723日,靖神鐵路項目部技術總負責人朱小浩在朋友圈分享到,配文的還包括一則短視頻,畫面內容顯示架梁機已經穩穩“落”在提前完成的橋墩上——那是他們上周剛剛“拼搶”完成的小保當環線大橋。

“拼搶”是這個項目的主題詞,當然也包括靖神鐵路的“咽喉”工程——小保當隧道。

小保當煤礦被稱為陜北煤炭資源的“白菜心”,為了搭上國內最長運煤專線蒙華鐵路,靖神鐵路的建設工期一再壓縮,而三公司靖神鐵路項目部施工的小保當隧道就在煤礦對面,被劃為全線通車的“咽喉地帶”。

入秋后的陜西神木,上午十點鐘的太陽依舊炙熱,仍能感受到大地炙烤的灼熱感,低矮的灌木叢郁色匆匆,沒有涼風,更沒有顯露一絲“秋”的痕跡。

826日早上7點半,開完早例會,項目部實驗室主任兼質量總監李永勝便驅車從項目出發,自二工區的納林皋兔特大橋一直行駛至緊鄰一標段的路基上,在那里鋪軌作業已經開始,“主要是想看看一標的鋪軌車走到哪了。”他粗略一算,在確認留給項目部的時間還有十多天以后,長舒了一口氣,開始原路返回。

途徑小保當隧道,最后一輛臺車正在拆除,一塊塊巨大的構件被工人用大吊車吊放至卡車上,兩周前,它打完了最后一版二襯,完成使命,如今正在被清走。

“最忙的時候,我們這里有8臺臺車同時作業。”據項目技術負責人馮照亮描述,在十幾米寬施工便道上,運送混凝土的泵車車水馬龍,目不暇接。大保當鎮瑤梁村支書王來有第一次在這塊土生土的黃沙地上看到如此繁忙的景象,“盡管附近有煤礦,有拉煤車,但這么密集的大車還是第一次見”。住在一號拌合站的收發料的老兵鮑永能印證了馮照亮的說法,“24小時作業,混凝土生產根本停不下來”。

緊緊張張,不到9個月的時間,小保當隧道這塊硬骨頭總算被啃了下來,但朱小浩卻說,“其實我們真正有效的時間也就是5個月。”今年三月份復工后,合同計劃部副部長何永勝負責給業主報送進度表,“最多的時候我們一個月打二襯1400多米,業主看了以后豎起大拇指說道,‘你們干的是真快’。”

隧道盡管已經貫通,但沿路望去,仍能看到車流不斷,正在將棄走的渣土重新運回來回填,“接下來的工作相對輕松許多。”李永勝說到。但是巨大的土方任務仍不可小覷,朱小浩算了一筆賬,從隧道開挖到回填,要在不足四公里的區間“倒騰”540多萬方土方。

說到小保當隧道成功施工的秘訣,項目前期的方案規劃成為不可遺漏的一項。按照設計要求,小保當隧道是暗挖施工,憑著幾十年的施工經驗且主戰西北地區的項目負責人李士元,隱隱覺得處在富水黃土地段的隧道,加上表層數十米的風積沙,施工安全風險極大,與其揣測不可預知的風險倒不如“打開天窗說亮話”。“方案決定成敗,有了好的方案就相當于成功了一半。”李士元在隧道貫通以后說到。

暗挖改明挖。一方面可以降低施工風險,另一方面還可以有效緩解緊張的工期壓力。“事實證明,前期的變更極為成功,否則不可能按工期完成。”

讓朱小浩頭疼的不只是一直縮短的工期。明挖隧道全段含水量大,最大開挖深度超過43米,造成便道出渣困難,生產效率低下。

隧道明挖最大難度的土方作業。2003年我們就開始干土方作業,15年來,從來沒有遇到像小保當隧道這樣的情況。”土方勞務隊的現場負責人陳允頂說道,這個看起來年齡并不大的青年一談到隧道的難度便滔滔不絕。

同樣的感受馬建軍也有,作為隧道開挖的主力軍之一,才剛剛開始干活就遭遇滑鐵盧,這樣的戰況顯然無法和以前的“馬家軍”相提并論。無奈之下,馬建軍找來項目常務副經理鄭長江,站在便道上指著下面挖出來的“河”向他求助。

水排不出去,隧道就只存在于施工圖紙上。“抽水”成為每天例會的必談話題之一。

“抽水用什么?”

“水泵”

“大方量的抽水呢?”

“……”

項目負責人李士元曾在老家的黃河邊上見過抽沙船,要不要托托關系、問問熟人,想辦法租借幾條回來抽水呢?

幾經周折,抽沙船只租回來一條,配給了陳允頂隊伍,加上自購的以及項目部配備的大小水泵,600米的區間段內,最多的時候分布這20多臺水泵,“這還不包括今年復工以后項目部給配備的8臺高壓潛水泵。”陳允頂說到。

有了水泵,還需要派專人盯著。“水泵翻了,就會被冰塊堵塞。”水量最大的時候,他雇了20多人,專職盯水泵,翻了,就穿著皮褲跳下去,“皮褲可以頂到胸膛這,”陳允頂邊說邊站起來手掌朝下在胸前比劃。

邊抽水邊施工,盡管出水的情況有所緩解,但作業的效率卻始終上不去。平常一臺360挖機作業11個小時可以裝150車,但在這里,陳允頂說他的隊伍最好的記錄是95車,“平常也就是80車”。但馬建軍勞務隊負責人卻質疑了陳允頂的剛才所說的話,“我5臺挖機一天才能裝200來車。”

不過最讓土方隊頭疼的問題是,土質“粘”。“拉一車留半車,等于車隊拉著土來回跑。”馬建軍勞務隊負責人拿出手機點開了去年冬天拍攝的視頻。到后來,他們不得不專門派出一輛小挖機在棄渣車待命——扒車。

盡管如此,5個月過后,370萬立方米的土方被挖走,一條埋深達幾十米的隧道逐見雛形。

2017915日,晚上8點多,陰天,一輛白色的越野車從項目部出發,駛向工區方向。

驅車者是項目黨支部書記王在斌,坐在副駕駛的是安質部副部長國宏旗,在確立夜間值班組的會議上,他倆被劃為一組,也是第一組。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內,夜間值班成為項目領導的“必選項”。

“跳起來摘桃子”、“大干60天”、“追趕超越目標”、“三個千方百計”“大干100天”……項目進場以后,工期這根“神經”始終緊繃。

“要打就要打勝仗,要干就要爭第一。”面對業主不斷提前的工期,王在斌在一次工區大會上發出了號召,而這次的夜間值班就是項目部為即將開展的“大干100天”勞動競賽活動制定的配套制度。

臺車下不去,是項目領導班子最大的困擾。因為他們知道,即便進行冬季施工,還是會有將近3個月的冬休時間是不能施工的,這樣一來,明年的任務量可想而知。

時間推移至20171016日,小保當隧道第一板仰拱順利完成澆筑,項目部在施工現場燃放了禮炮,以示慶祝。

11月的陜北,零下20多度的天氣,寒風徹骨,一望無際的沙地沒有任何天然的遮擋物,風一股股地卯著勁兒往衣服里鉆。

冬季施工即將開始,作為技術總負責人,朱小浩開始琢磨冬季施工的保溫措施,采用全封閉攪拌站,地暖及熱循環管道升溫,保證混泥土出廠溫度達標;實施混凝土電加熱、“暖棚法”等方式提高生產溫度;安排項目管理人員和施工人員每天三班輪流值守,應對各種突發情況。

“冬季施工有效緩解了我們的工期壓力,即使業主沒有要求,我們還是會冬施。”王在斌說到。

4月份,眼看業主下達的工期所剩無幾,李士元決定成立隧道工區,抽調三個架子隊“專攻”小保當隧道,并加大對勞務隊的考核力度,“效果顯著”,朱小浩說到,“每月完成的二襯數據都在增長”。

815日,靖神鐵路小保當隧道成功貫通,朱小浩組織人員在隧道進口進行了簡單的貫通儀式,對于他們來講,這是近一年來最振奮人心的一天,但從拍攝的照片上仍舊可以看到施工人員臉上難掩的疲憊。

目前,該項目部已經開始附屬工程施工,預計9月上旬,開始鋪軌作業。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1998彩票下载 四川扑克牌有哪些玩法 qq分分彩全天开奖记录 娱网棋牌游戏 旺旺时时彩官网预测 做网络新闻靠什么赚钱 足彩进球彩推荐 金福彩票首页 31选7开奖结果10144 pk10牛牛真的假的 湖北11选5推荐 交通银行给邮政赚钱的多长时间 大学开食堂赚钱 梦幻西游直播有多赚钱吗 双色球彩票预测 大神娱乐官网 我在ewin棋牌输了5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