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龍”閃耀戈壁灘
探訪戈壁灘上筑起的“巨龍”格庫鐵路
  時間:2018-09-12  點擊量:   
【字體:

項目路基段落

采油1場特大橋

大烏斯明洞

遼闊的戈壁望不到邊,云彩里懸掛著昆侖山,鑲著銀邊的尕(ga)斯湖啊,湖水中映照著寶藍的天,這里是大美青海的“天涯海角”,是格庫鐵路項目駐地茫崖!昆侖山和阿爾金山在這里遙相輝映,八百里瀚海的雅丹和丹霞地貌萍聚在花土溝鎮,被稱為月球地表和火星驛站。

——題記

相比于“驢友”眾多的火爆景觀線路318國道,315國道則要冷清許多,甚至一度被描述為“最寂寞的國道”。從青海省格爾木出城,沿315國道西行,左側是時隱時現的昆侖山,右側則是一眼望不到的戈壁灘,有時能看到稀稀拉拉的梭梭草,當然也有小片的草地會偶爾映入眼簾。

“2015年9月份,我自己開車從呂臨支線項目到格庫鐵路項目部,走了一半,心涼了。”說這話的是項目部司機師傅王文安,而他口中所說“一半的距離”也已經距離格爾木230公里了,按照他的說法,格庫鐵路項目可能是僅次于青藏線上的那段“不堪回憶”的經歷了。

借一帶一路的“東風”,擊水三千,御風萬里,格庫鐵路項目開建。而由中鐵十二局三公司承建的七標段項目駐地位于號稱青海省西大門的茫崖,打開百度地圖,茫崖這座面積3.1萬平方公里,人口5.1萬的小鎮就處在新疆、青海兩省的交界處。

拋卻剛來時的新奇和短暫熱情,等待鐵路建設者更多的是挑戰。“3200米的海拔高度,空氣含氧量要比內地少20%左右。”項目部診所代克洪醫生說到。缺氧是每一名職工需要經受的“陣痛”,走路大口喘氣、腸胃不舒服、失眠……成為項目部所有職工的通病。“項目部調度陳付華是陜西老兵,上來沒待兩天,手腳發腫,連鞋都穿不進去,轉到內地別的項目,聽說回去以后自動就消退了。”項目部安全總監劉存祿回憶進場時職工身體不適的情況時說到。

時區的差異,茫崖的夜晚要比內地來的更晚一些,9月份晚上的8點鐘,天色明亮,在工地忙碌一天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項目部后劉存祿并“不敢”早點睡覺,“睡得太早了,晚上容易憋醒,有時候一晚上要醒三四次。”

“一年一場風,從春刮到冬。”當地的老茫崖人形容這里的沙塵暴時這樣說到。但項目部黨支部書記荊國平給出了一個更為準確的數字,實實在在125天的沙塵暴,從春天開始到7月底,“除了缺氧之外,最影響施工的就是沙塵暴,沙塵暴來了以后,打在臉上,眼睛都睜不開,更別提干活了。”缺雨,風沙大,據劉存祿介紹,只有在茫崖主要街道和周邊能看到少數的植被,更多的是裸露的黃土和漫天的風沙。

蚊蟲肆虐同樣讓人頭疼不已,“一開車門,蚊子往車里竄,站在工地上一會兒的功夫,衣服上就落滿一層蚊子。”為此,項目部為職工和工人配備了防蚊帽,劉存祿說風油精的用途從來沒有像今天這么重要。

達爾文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自然法則在這里體現的更為明顯。“一個隊伍大概會經歷三次篩選,負責防護施工的張喜勞務隊,剛來的時候有六七十人,最少的時候不到十五個人。”荊國平說到。“2016年,來了一批內地的工人,干不了這里的活,主要是身體適應不了。”劉存祿介紹說,在這里的工人大都來自于青海、甘肅兩省。

惡劣的自然環境讓職工們思鄉念家的情緒更為強烈。“沒每到寒暑假,看到別的項目部都會迎來家屬探親,甚至會為這些遠道而來的‘小候鳥’舉辦一些活動,但在我們這里沒有。”項目黨支部書記荊國平說到。

受缺氧影響的不只是職工,施工現場的機械設備也同樣難免遭遇。“在這里,機器功率只能發揮70%,總的干活效率要比內地少50%左右。”項目負責人李士元說到。

缺氧、沙塵暴、蚊蟲……惡劣的施工作業環境并沒有讓這群“南征北戰”的將士倒下,甚至沒有畏難情緒,反而在2016年完成產值60945萬元,項目部計劃總監劉春芳表示,我們用了五六個月的時間,完成了總投資額的67.6%,這個速度當時讓業主很震驚。

“生理狀態和心理狀態都在改變,唯一不變的是這里的施工標準。”李士元說到。格庫鐵路是完善中國西部鐵路網,開辟新疆中部至青海中部的軌道交通,是繼蘭新鐵路和哈額鐵路等之后的新疆第三條出疆鐵路,還是內地進入中亞南歐的通道,打造“精細美”的工程是進場以后就定下來的“主基調”。

荒涼的戈壁灘上,一條“精致”的鐵路正在砌筑,“說它精致,是因為普通鐵路我們修出了高鐵建設才有的標準。”李士元說到。但最讓他引以為豪的是這里的“精細美”工程。114公里的線路,像銀白色的巨龍橫臥在望不到邊的戈壁灘,在雄偉的昆侖下格外顯眼。當問及項目總技術負責人燕明勝如何在茫茫戈壁灘體現工程的“精細美”時,他說道,“線路主體施工本來就是要朝著高標準的方向前進,精細美工程則主要體現在附屬工程上。”

 匠人的品質在格庫鐵路防護工程上隨處可現,無論是勾縫講究的橫平豎直還是鋪磚追求的面平線直,“在這里,我們就是和點、線、面打交道。”燕明勝說到。“全線各標段基本上都組織技術人員來我們這里學習過,業主還組織在我們這組織過一次全標段的現場觀摩。”劉存祿介紹。

建設標準就是開通標準,施工標準就是驗收標準。面對青藏公司提出的“強根固基,提質增效”,打造精細美格庫鐵路的目標,高付慶卻表示,其實并沒有多大的壓力,進場以后我們定的標準就比較高。

2018年3月份,中國鐵路總公司提出所有鐵路項目建設要嚴格遵守“質量安全紅線規定”,但項目部2016年開始實施的“十嚴禁”與今天的紅線管理規定的內容極為相似。為了將精品工程做到極致,李士元明確要求每個工區、每個勞務隊都要拿出自己的樣板工程,“組織各工區長、勞務負責人開施工現場觀摩會,選取評定最好的樣板工程在標段內推廣。”高付慶表示,只要一開始的基礎打好了,后面的進展就比較順利,“雖然是不同的勞務隊,但是作業標準是統一的。”

面對如何打造“精細美”工程的提問,項目部技術負責人李星給出了五個字“用數據說話”。“各砌塊砌縫互相錯開不小于8厘米”“砌塊表面砌縫的寬度不得大于4厘米”“砌體表面與三塊相鄰石料相切的孔隙不得大于7厘米”,在項目部編制的作業標準指導書上,每一項涉及到數據的工序都精確到了厘米。

于每月組織進行“強基達標、提質增效”創建“精、細、美”工程學習培訓活動。目前為止,項目部已組織大大小小的培訓接近30余次,培訓內容從測量放樣到施工工藝再到檢驗標準。“通過系統的培訓后,不僅保證了工程質量,而且樹立了全線的樣板工程,真正體現出了‘匠人精神’”。李星說到。“我們為每個勞務隊,每名施工作業人員都發放了精細美施工指導手冊。”打開這些精細編制的手冊,能夠清楚地看到每一道施工工序具體的數據羅列。“我們的標準就是要用數據說話。”

為了確保一次性驗收通過,項目部制定了嚴格的驗收標準。“其實驗收在施工過程中就已經完成了一半。每一個施工點都有技術員盯控,必須都能達到驗收標準。”高付慶說。

施工中也不乏有創新工程,路基邊坡的腳踏板一直沿用的都是預制混凝塊,但在李士元看來,倡導“精細美”理念的格庫鐵路,如何改進才能使得美觀一些?經過幾番討論,燕明勝最終提出在混凝土塊上面加上防滑釘和鐵路圖案的方案。“這個小工藝改進最終在全線得到推廣。”燕明勝說。

7月份,青海電視臺來項目部拍攝紀錄片,片尾的時候需要做一面職工照片墻,李士元沉默,建設過程中,有些人早已離開工地,“當時沒能留下資料,有些資料是在過程中就丟失了。”李士元的遺憾之情溢于言表。

一年后,鐵路開通,格爾木到庫爾勒由原先乘坐汽車班車的26個小時縮短至火車客車12個小時左右。或許青海油田的采油工人可以在下班后回到家里吃上從吐魯番“遠道而來”的時令果蔬,當然,遠在新疆的維吾爾族兄弟的商鋪門前也可以高高掛起來自青海的湟源排燈。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1998彩票下载 免费课程怎样赚钱的 中国平安开车赚钱是怎么赚钱 快3最大奖 打字任务赚钱平台是真的吗 黑色沙漠的赚钱脚本 福建福彩快3玩法 山东11选5走势一定牛 债券基金是怎样赚钱的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直播 十一选五任七稳赚组合 云南时时彩计划人工计划 澳洲幸运8计算公式 街机金蟾捕鱼2免费安装 云南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365捕鱼游戏下载安装 北京pk10彩票托会故意带你输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