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照城中 千人齊奏撥接夜曲
  時間:2018-07-20  點擊量:   
【字體:

日照城中  千人齊奏撥接夜曲

□郭俊江



7月18日凌晨4點半,一列滿載貨物的火車“哐當哐當”從日照西站剛完成的撥接鐵路線上駛過。半小時前,累計撥接線路近1000米的區間里落滿了1800余名工人。

6個工點同時作業,3組道岔同步撥接,連夜鏖戰5個小時,因日照西站站房建設于今年1月份借道青(島)連(云港)鐵路的兗石鐵路成功歸位。

 

夜間忽聞嘿唦   整裝待發迎指令

下午7點鐘的日照城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指揮臺上的大喇叭循環播放著的《鐵道兵志在四方》和《好日子》聽起來有點不太搭,撥接施工之前的兩天,項目黨支部書記劉根成要求現場管理人員把線路兩旁的“中鐵十二局”的彩旗全部作了更換。這種場面加上傳來的“離別了天山千里雪……”的歌聲,不由地會讓人想起上世紀70年代生產大會戰的場景。

軌道兩旁的照明燈相繼點亮,舞臺的開場般的燈光聚焦在上千名工人身上,即將上場的工人們抬著鋼軌朝鐵路線防護柵欄靠近,作業時間的緊張讓每一步前期的準備工作看起來都極為重要。此時,不知誰家勞務隊的“女當家”也鉆進隊伍里,“我們不比他們差,抬起來,走,一二,一二……”

8點一刻,指揮部旁的空地上開始有大巴車的停駐,工人們陸陸續續從車上跳下來,狹窄的過道里放滿了鐵鍬、洋鎬、鐵錘、繩子……另外一端的工人則肩扛鐵鍬從鐵路線下的涵洞里走出來,把家伙什放在離作業工點最近的地方。

9點半左右,工人隊伍開始集結,靠近指揮部鐵路線的一側人頭攢動。來自貴州六盤水的隊伍正聚在一起,工人們正靠在路基邊坡的道砟上,嘴里吧嗒吧嗒地抽著從老家帶來的煙葉,等待開拔進場。

勞務隊負責人老徐走到臨時指揮部,散了一圈香煙后,一屁股坐在旁邊的凳子上開始說道:“今晚我的隊伍足足有900余人,占到將近一半的份額,這些人大都來自廣西、貴州兩地,都是我從附近的工地調過來的,我的隊伍都很年輕的,二三十歲的中青年大有人在。”自然而然,老徐的隊伍被安排在兗州方向的南部施工,三組道岔的撥接都在這一塊,任務最重。

此時的項目副經理劉海峰坐在撥接指揮部臨時搭建的棚子里,手里拿著撥接期間需要他現場播報的作業時間和作業內容。“300分鐘的時間,我們切割成了9段,每段具體的作業內容都嚴格把控。”劉海峰介紹,原本8個小時的作業時間,突然被壓縮至5個小時,“只留給我們100分鐘的連通線路時間,壓力大,風險也大。”項目黨支部書記劉根成補充道。

“常說的一句話,封鎖工地不養閑人,各位負責人要把工人們看管好,一點都不可以怠慢,體現青連人不懈精神,弘揚鐵建鐵軍精神。”為了鼓舞士氣,參加撥接施工的勞務隊“領班”拿著擴音喇叭站在垛起來的道砟上講話。講到最后,又號召工人喊口號,“嘿唦、嘿唦”的號子聲突然響起來,劉根成感慨道,“這種場面很震撼,以后將會越來越少了。”

 

嘈嘈切切錯雜干  橫撥豎移連通線

晚上10點45分,自兗州方向開往日照西的最后一列火車駛過。

項目負責人兼撥接施工總指揮李軍保吹響了上場的“沖鋒號”,完整的一道鐵路線柵欄開始被工人一截一截地撕開,工人們踩著小碎步到達原指定的工點,開始動了起來。

“11點到11點10分,鋸軌,清除枕間袋裝道砟,穿搭124號道岔橫向滑軌。”從百米外的臨時搭設的指揮臺上傳來了劉海峰的第一道命令。

3分鐘過后,十幾米長的鋼軌被切割開,兩人一杠,十幾人一隊,一截截舊鋼軌就這樣被拆除下來,抬放在預定的位置上。

據悉,鋸軌作業是困擾項目技術負責人馬偉平的一大問題,兗石線鎖定軌溫為27℃,夜間軌溫平均在35℃—40℃。在7月11日進行104#、124#岔前保護軌更換時,鋸軌時間最長為70分鐘,在平時也就是三五分鐘的作業一下翻了十幾倍,“鋸軌時發生應力,在持續的高溫下熱脹冷縮,鋸片經常被卡死。”

“沒辦法,還得從方案優化著手。”之后項目部不得不把鋼軌和軌枕連接處的扣件解除,后將鋼軌支起進行鋸軌作業。為保證線路正常運營,需要工務專業在接頭位置安裝接頭夾板并上10.9級高強螺栓確保線路連通,電務安裝跳線確保軌道電路連通。

穿搭橫向滑軌、橫移、穿搭縱向滑軌、縱移、連通岔前岔后線路。看似簡單的橫推豎移,由于無法借力大型機械,囿于緊張的節奏,要素超強超配成了唯一的捷徑。“12#道岔我們每組配備了150人,18#每組200人。”要素的超強超配是此次撥接成功最基本的保障,工程部長蔡兆泰接著說到,“線路撥接達到每米1人。”人員的超強超配只是基礎,按照撥接方案,此次撥接點內焊接數量為28個接頭,但現場實際配置了17個焊軌班組、34套焊軌設備,超配6套。

隨著時間爭分奪秒流逝,工人們掛在柵欄上的七零八落的桶裝礦泉水已經下了一大半。寂靜的夜空下,陣陣抬號子聲與機器的轟鳴聲交織在一起,此起披伏。盡管日照城緊鄰黃海,但吹來的海風并未讓火熱的施工場面有一絲涼意。

與鋼軌焊接同步進行的是回砟,工人們一字排開,將事先裝在白色的編織袋里的道砟,傳接到軌道線上,狠狠地砸進兩根枕木間。“本次撥接施工前共裝道砟25000袋合計320方。”黨支部書記劉根成邊走邊介紹。

 

今夜聞奏撥接曲  千人奮戰到天明

凌晨三點鐘,緊張的施工氣氛開始消散,嘿唦的號子聲已經銷聲匿跡,在靠近路基邊坡的空地上,三三兩兩的工人鋪著塑料袋進行短暫的休息。

不遠處的搗固大機開過來,走走停停,需要等待工人們把軌道間的道砟填滿,而搗固機一過,又需要人工繼續補砟。此時,搗固最先完成的區間段的工人們已經開始收拾家伙什兒,不能把工具留在軌道上,這是最基本的常識。

此時二工區技術主管郝鴻憲正在撥接完的軌道線路上“游走”,檢查是最后一項工序。據了解,今年被評為2018年十佳畢業大學生的郝鴻憲,作為代表要在大學生新員工的迎新會上發言,但此時的他眼里只有活,撥接施工是他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實在走不開,撥接完也許直接坐飛機趕回去,還能趕得上。”說完后就轉身扎進人堆。

在劉根成的眼里,這些小伙子成長的都很快,在施工現場都能夠獨擋一面。六個月前的那個18號的那個晚上,郝鴻憲就站在今晚撥接施工的地方,不同的是,那是一場一級封鎖施工。施工前一刻,他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分享了一條動態:一則扒砟的短視頻配文“戰斗已打響”。盡管今晚的任務相對上一次更為繁重,但已經經歷過一次撥接施工的郝鴻憲顯得更為淡定。

凌晨4點整,撥接施工結束,項目部在臨時指揮所旁的空地上燃放了煙花,五彩十色的火光讓本就已經微微亮的天空明亮了起來,此時的劉根成正拖著疲憊的身體趕回項目,而李軍保則要趕往另一個地方,“開撥接總結回去了。”劉根成說。

青年突擊隊、中鐵十二局集團、國旗、共青團旗、黨員示范崗,五面紅旗依次排開,在照明燈下,迎風飄展。

“未按照施工方案進行”“準備工作不充分”“挖掘機使用可行性未能事先驗證”……7月20日下午兩點半,李軍保召集了當晚參加撥接施工的幾支勞務隊負責任開總結會。據悉,青連項目部在接下來的15天內還有7組道岔撥接,施工任務量大,施工條件沒前沒有這兩次的封鎖施工那么好,不能出錯。

“不是問責,而是要搞明白哪個環節延緩了撥接進程,怎么樣能變得更快。”李軍保在會上說到。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1998彩票下载 看小说赚钱是真是假 时时彩十大信誉的平台 乐彩江西时时彩 坤哥玩花卉赚钱 江西时时彩走势 捕鱼达人2旧版本下载 pk10有什么方法平刷 老快3中奖规则 竞彩网网址 辽宁11选5复式投注 皇家88网址 夏天什么能赚钱 赚钱的女人 安徽快36月6日 865棋牌靠谱865棋牌靠谱吗 波克千炮捕鱼最新官网